横漂群演成网红:有人用自媒体圆演员梦,有人造假博流量买房

“在横店,10个群众演员中有8个人是自己拍视频的。”说这句话的老高,也是其中一位。

他是个来自东北的00后,毕业后工作了8个月,攒下了点钱,辞职踏上了横漂之路。从出发那天起,老高便开始用镜头记录生活,在网上开了个账号分享,取的昵称也很简单,就叫“老高的横漂日记”。

横漂群演成网红:有人用自媒体圆演员梦,有人造假博流量买房

来到横店之后,他发现大部分群演和自己一样,拍戏跑通告的同时,也有着另一个身份——自媒体博主

因为横店从来不缺故事和流量。这里是全国最大的影视基地,生产制作了国内三分之二的影视作品,群演数量超过20万人。

明星剧组的八卦、底层演员的追梦故事、影视制作的内幕细节,随便拎出一件都能吸引眼球。有时就算拍拍在剧组日常吃的盒饭,也会有数十万人感到好奇、驻足观看。

有一种夸张的说法是,横店每走30米就能遇到一个“网红”群演。

据新榜旗下数据工具统计,抖音上名称带有“横店”相关关键词的账号至少有628个,其中流量最大的粉丝超过800万,#横店#话题播放量超60亿次,#横店群演#播放量达到了12亿次;在小红书、B站、快手等平台,也能找到累计上千个直接以“横店”命名的账号。

横漂群演成网红:有人用自媒体圆演员梦,有人造假博流量买房

做自媒体,给了群演们除了演戏之外、另一个被公众看到的机会。有了关注后,他们有人获得了更多的角色邀约,有人赚到了收入补贴生活,反哺了自己的群演事业。

与此同时,流量的另一面也在悄然滋长。

部分尝到了甜头的人开始流水线创作横店群演的日常,他们的视频内容真假参半,不时掺杂些潜规则等争议话题,凭借群演的身份红利吸引眼球,赚得盆满钵满,也给观众制造了许多假象和错觉。

横店故事真的是流量密码吗?我们和几位横漂博主聊了聊他们是如何看待自媒体的,以及真假群演背后的生意经。

一、从横店群演到短视频红人

在横店,成为一名群众演员的程序其实很简单:只要年龄在18-60周岁之间,完成一个简单的考试,交10元工本费,即可办好演员证。

横店的演员有不同等级设置,刚入门的是普通群演,通过不同的考试可以升级成为前景演员、特约演员等等,待遇收入也各不相同。

“横店小乔”是一名特约演员,在2021年3月的时候来到了横店。

横漂群演成网红:有人用自媒体圆演员梦,有人造假博流量买房

与外界想象不一样的是,群演并不等于无学历、无技能、空有梦想。小乔是表演系科班出身,她身边的许多横漂朋友也都是大学毕业,甚至有研究生毕业的。

尽管当年的同学大多放弃了演艺道路,小乔是很坚定自己是要做这一行的,“我资质有限、学历也不是很亮眼,横漂就是给自己在有限选择里找一条最适合的路”。

她有做短视频信息流广告的经验,会写文案、懂剪辑,自己拍起视频来也很熟练。到横店之前,小乔就看了些横店博主的视频,发现最常做的主题是“剧组盒饭品鉴”

盒饭两荤两素或是三菜一汤,偶尔加个鸡腿,在镜头前吃得津津有味。如果吃出了自己的风格,那流量基本都不差。

比如B站34万粉丝的“米梦杰”,就是靠吃盒饭的视频成名,热度最高的内容播放量近670万。

横漂群演成网红:有人用自媒体圆演员梦,有人造假博流量买房

之所以扎堆做吃播,除了简单易操作容易火,也和群演身份的敏感性有关。横店公会发过一个《演员公约》,要求群演遵守现场规定,不能泄露传播剧照、现场视频等等,这是他们的职业道德要求之一,吃盒饭的风险性会比较低。

不过,小乔说自己是个小鸟胃,不擅长吃播。她觉得自己更适合聊天,可以一直对着镜头唠,讲自己的群演经历、剧组工作的感悟,以及粉丝的提问和群演行业的科普信息。

去年9月,小乔发了一条与童年男神一起拍戏的视频,播放量达到54万,是账号热度最高的一条内容,也让粉丝数从几百个一路涨到一两万,自此进入稳定涨粉阶段。

她会很注意不外泄任何剧组相关的关键信息以及八卦,避开一切真实姓名,在主页上也写着“绝不偷拍物料很讲武德”。有时候遇到想分享的经历,还会特地延迟几个月再以讲故事的方式说出来。

尽管如此,小乔有时也会很忐忑,怕被剧组盯上。因为一些剧组对于群演的分享始终担忧,一位横漂博主提过剧组让自己删除盒饭测评视频,还被群头要求在“拍视频”和“当群演”里二选一。

但这一情况也在逐渐改善,越来越多的横店群演开始做起短视频直播后,横店的包容性也越来越强。尤其近两年影视寒冬冲击,横店自己成立了MCN机构,希望借力网红经济,有博主说演员公会也在鼓励群演做短视频。据了解,目前横店所在的东阳市里,MCN机构超过了1000家。

大部分群演做短视频,要么做盒饭测评,要么和小乔类似,以分享剧组生活为主。也有一些人另辟蹊径,从自己擅长的技能出发,同样收获了不少关注。

朱仙便是如此。他梦想成为一名动作演员,一开始机会不多,就自己拍、自己演、自己剪,从2012年就原创动作短片,也翻拍了一些经典动作电影。

四年前,朱仙开通了抖音账号,陆续上传自己创作的动作短片内容。2019年,一条翻拍电影《五龙八卦棍》的动作短片走红,获赞超百万次,累计播放量2000多万。

横漂群演成网红:有人用自媒体圆演员梦,有人造假博流量买房

许多观众因此认识了朱仙,有人被短片制作水准折服,找来合作内容,还有人说想拜他为师、学习武术。截至目前,朱仙在抖音已经有115万粉丝,B站粉丝也超过了22万。

“还是要做自己擅长的,我知道搞笑内容很吸粉,但动作片才是我擅长的,这样才能做很久”,朱仙这样认为。

二、用自媒体收入养活演员梦

“横店小乔”曾做过一期视频,带观众实际体验横店底层群演的生活状态。

因为很多群演吃不起饭,横店有提供免费斋饭的地点,每天一顿,一个包子三个小菜,队伍经常排得很长;承担不起租房成本的群演便结伴住在废弃楼栋,楼梯没有扶手甚至没有墙壁,一脚踏错可能就是10余米的落差。

有群演提到自己有戏就进组,但戏并不是想跑就跑、天天都有的,尤其是暑假期间群演多、剧组少,一个星期都没有戏是很正常的。

一般情况下,群演一个月能跑十几天的戏,每天100多元的收入,没戏的时候很多人会去工厂之类的地方再找活干。

横店群演的收入根据演员不同类别有高低差别。普通群演108元一天,前景演员需要露脸,对形象有要求,收入能有220元一天。再往上就是特约演员,没有台词的话是400一天,有台词的话则能有500一天。

但要想通过特约演员的考试也不容易,有网友曾计算过可能五六十个演员里才有一个特约,大部分群演还是拿着每天100多元的收入勉强维持生计,月收入两三千元

因此,吸引他们涌入短视频和直播的最根本动力,是有机会赚到更多的钱。

抖音14.5万粉丝的“演员凤姐”透露过,直播一个月的收入,不仅能覆盖衣食住行各方面的花销,还能带来不少结余。

小乔说,她怕自己会“饿死”在看见梦想曙光的前一天晚上,而做自媒体支撑了她向前走下去。

今年上半年北上广深等几个大城市疫情反复,直接影响到了横店的开工,因为主演、导演、编剧、后期团队等大多定居在大城市中。小乔数了下,那几个月横店可能只有七八个组在拍,整个上半年都没什么收入,主要靠上一年的存款,以及自媒体的广告收入,撑到了下半年。

如果没有这个账号的话,我都不知道我上半年的生活费哪里赚”,对小乔来说,如果做博主还能赚到钱,那就会做下去。不是为了成为大网红,而是能赚到钱,也让她有机会被剧组看到、收到角色邀约,“自媒体是为我做演员服务的,无论是从金钱上还是精神上”。

朱仙也透露,通过自己的账号,有不少人找到他拍宣传片或游戏广告。接下来,他打算在B站发布自己制作的武侠短剧。

朱仙现在的本职工作是动作导演,但目前商业合作广告要比拍电影挣的钱更多一些,“拍电影时间太长了,从剧本到拉投资到拍摄上映可能要两年,广告短片的周期特别短,从签合同到发布,可能就只要一个月”。

相比之下,横漂4个月的老高目前对于收入之类的心态还比较佛系。

做群演的工资确实不高,但老高也不急,他说自己还有来横店之前攒的积蓄。做自媒体也没什么赚钱目标,到目前为止总共收入了平台激励的158元,平均自媒体日薪超过1块钱

“我的想法是即使不成功,大不了就是把积蓄花完,我再去换另一种生活方式,所以没有很大的经济压力”,当然,即使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老高也不打算浪费这些光阴和积蓄,“我还是希望能在横店走更远的”。

三、当横店日常成为流量生意,是真是假重要吗?

“横漂”逐渐成为一种内容题材后,一些人发现做“横漂博主”似乎要比做“横漂群演”更容易赚钱。

博主“爱吃又搞怪的软哥”直接发视频承认,除了去年作为群演参与过两部影视剧,其余关于群演的内容多数是段子,“可能有很多人讨厌我的行为,弄虚作假,但我就是为了涨粉才去的横店”。

横漂群演成网红:有人用自媒体圆演员梦,有人造假博流量买房

大多数情况下,群演跑戏经历风吹日晒,一天能拍摄的素材可能也是有限的,因此一种更高效、流水线式打造横漂博主的方式开始出现——

只要找汉服店做个古装造型,办个横店景区年卡,从侧面拍几个剧组,再购买盒饭吃,顺便编造一些和男女主搭戏、被导演送花等段子,一两个小时就能完成,还能有不错的话题度。

抖音粉丝超过50万的“云子团团”和她的姐妹团就是在这种模式下批量产出相似的内容。

横漂群演成网红:有人用自媒体圆演员梦,有人造假博流量买房

她们最开始确实在横店做过群演,也许是普通群演来钱太慢,做博主后用真假掺半的方式来博取流量,经常假装几个人跑一个剧组的戏,甚至说这场戏只有她们组团入选,然后换上古装装扮,拍一点剧组的布景,再分享演戏时接触男女主的情况,并提及自己被导演看重。

由于大部分情况没有真正进组,又不想穿帮,她们会对剧组做出失实宣传,比如某一次在视频里提到扮演青楼女子,被剧组开出了衣服穿得越少、工资就会越高的条件。

横漂群演成网红:有人用自媒体圆演员梦,有人造假博流量买房

这些做法让不少群演感到愤怒,认为她们在搞污名化,多位群演发文揭露声讨这种行为,并指出群演完全可以拒绝过分的戏份或者服装要求,“她们只是在视频里扮演横漂小演员,好像总会遇到各种潜规则,态度又是嘻嘻哈哈的,有一种割裂感,只为了满足别人的猎奇和娱乐心理”

但这一招确实有用,“云子团团”等在视频里提到过自己在家乡买房,就算是被扒“假群演”时间点前后,还发了一条“转转”App的广告视频。

不过,“假群演”事件爆发后,网上也传来了另一种声音——“假装也不违法”,“揭露的人是不是就嫉妒她们火”。

说到底,目前并没有任何相关的规定和标准去评判一个横店博主的真假,而且在一些观众眼里,是真是假真也并不是那么重要。只要有流量和利益,就无法避免更多像“云子团团”这样的案例出现。

有人就在评论中直言:“上网不就为了看点爱看的,如果没有剧本,就是群演重复枯燥的生活,也没人乐意看。”

这是个很残酷的现实,多数横漂博主的粉丝量只有几百、几千,多一点的小几万,“云子团团”有50多万粉丝,靠造假在群演里也成为小有名气的网红了。

但小乔以及和她一样站出来发声的群演们在乎真假。

小乔想起自己去年有次在剧组熬了4个大通宵,天天早上才收工、下午又开工,几乎在场工作人员都累虚脱了,她说自己走起路来就像魂在身体里来回晃荡,回到家后直接陷入昏迷,隐隐约约感觉家里的猫在身上踩奶撒娇。

“这种事情在横漂里很常见,如果她们不愿意吃群演的苦,凭什么去吃群众演员的红利?”

事态愈演愈烈之后,“云子团团”发视频向公众道歉,如今已经离开了横店、回到了家乡云南,和她一起的姐妹,有些删了大量视频后选择停更,有些重新在剧组里跑起了戏。

横漂群演成网红:有人用自媒体圆演员梦,有人造假博流量买房

这次风波就像一个小插曲,横店群演们的生活又重新回到了正轨,但横店故事逐渐成为流量生意的趋势并不会就此终结。

阻止了一次,能阻止无数次吗?如何去更有影响力地去真实表达横店群演的现状?留给他们的,还有很多问题。

(0)
上一篇 2022-08-16 13:04
下一篇 2022-08-19 11:57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
蜜蜂学社会员上线啦,尊享多项权益,点击查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