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功学短视频的狂热与纷争:割韭菜、暴富、同行打假

“有钱有阅历的老板都做不起来短视频,你普通人就靠自己成功的概率更低”、“人和人最大的差异就是格局”、“只要你刻意练习,普通人都可以通过短视频红利逆袭”、“上完我的课,你的收入至少翻十倍”。

成功学短视频的狂热与纷争:割韭菜、暴富、同行打假

这些致富生意经、商业鸡汤,近期席卷各大短视频平台,也让海参哥、张琦、李一舟、透透糖等一批知识付费博主成为超级IP。在疫情的影响下,他们牢牢抓住了创业者的焦虑心理。他们的课程满足了那些想要一夜暴富的人的想法。

与曾经的樊登、罗振宇、吴晓波不一样,在短视频平台上,这些新崛起的博主IP们不再是传递深度思考。他们披着知识付费外衣,实则在兜售“成功学”,教人致富的方法论。

不可避免的,靠着卖课月入上百上千万的他们,一直都伴随着质疑声。比如,透透糖被学员爆料5980元的直播课程变录播,且内容与1元引流课程有重复。

但坐拥百万级粉丝的他们不怕同行揭发,也不担心学员举报,在他们眼里永远都有下一茬待割的韭菜。

一、争议与狂热:同行互撕,卖课收入过千万

争议、骂战、互撕,已经成了这个圈子的日常。

今年3月,知识博主海参哥借着自己的矩阵号,吸引创业者加盟餐饮品牌荣善荷。而抖音上自称是餐饮老兵的“有才叔”,成为第一个对荣善荷商业模式提出质疑的博主。有才叔认为,在2021年后,荣善荷开始大量吸纳加盟商,但加盟商经营状况并不好。真实加盟门店数量没达到400家,且倒闭超40家。两人在直播连麦中激烈交锋,海参哥放下要起诉的狠话。但三个月过去,起诉没有后续,海参哥却卷入了新的骂战中。上个月,抖音粉丝破百万的“打假”博主杰小杰同学,还是将枪口瞄准头部知识博主海参哥,揭秘其商业套路,质疑其付费社群的价值 ,“他的私董会,8万一个人,就是个微信群罢了”。

一时间,“杰小杰同学质疑海参哥”、“海参哥回应杰小杰同学”成为热门词条。那些在“荣善荷事件”中积极发表观点的博主们嗅到流量的“味道”,第一时间转移阵地,开始就杰小杰和海参哥的互掐事件,发表着自己的观点、看法,一遍遍传播着事件的来龙去脉。

但一直以心直口快为人设标签的海参哥,却平静地回应质疑,“你可以喷我的商业模式,但没必要人身攻击”。

互联网是没有记忆的。同行互撕的戏码,无论这个群体里上演过多少回,观众们都依然乐意贡献自己的时间,甚至花真金白银打赏。

几年前,打假达人“妖怪Zzz”就是靠质疑海参哥,一战成名。现在,“妖怪”也没落下任何一场与海参哥有关的舆论事件,而当下头部的知识博主都被他讨论过,如清华博士李一舟、陈厂长、透透糖等。

从抖音上兴起这些“创业导师”、分享“致富经”的知识博主开始,争议就未远离过这一群体。上千元的视频课,上万元的线下培训甚至数万元的社群名额,高昂的费用很难不让人提出是否在“割韭菜”的疑问。

事实也在证明。这些声称要教你致富的博主们,自己早已在通往财富自由的路上。

带着“清华博士”标签的李一舟粉丝已经超140万。公开数据显示,纯靠卖课的他三个月时间收入超两千万。变现速度远超那些已经沉淀多年的博主们。

“李一舟的课,质量不是很好,同行都看不上”,一位已经靠卖课月入过百万的知识博主王晶告诉Tech星球,“但他的流量是比别的同行都好,所以同行恨他是必然”。

在抖音的自我介绍里,海参哥将自己称为“全网商业变现天花板”。据王晶透露,海参哥目前的月收入达到三千万左右。“他孵化的毛毛姐、投的美容项目等等加起来,一个月都已经一千多万收入。”

海参哥的课程从299元低门槛的课程开始,IP一对一打造服务的收费也已经达到百万级别。有业内人士告诉Tech星球,抖音账号潇掌柜付费400万让海参哥打造商业IP,“陪跑、策划、拍摄这些,主要还是提供流量。”

相比卖课卖服务,组织私董会的变现效率更为高效。5月底,海参哥的私董会已经破千人,收入已经破8000万。

在达到一定粉丝体量后,组织提供资源为目的的私董会,成为知识博主们的标配。无论是大蓝还是陈厂长,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付费社群。

陈厂长告诉Tech星球,目前他们的付费社群已经有近200人。以2万一人的标准来看,光付费社群就已经能创收近400万。而从2021年上线抖音课程以来,累计销量也已经超三千万。“我去年有40多个徒弟,都是在抖音知识付费赛道里面有几十万粉丝,一个月也能赚个二三十万。”

二、牢牢抓住焦虑和一夜暴富心理

爆款,也往往在这个圈子诞生。7天时间,全网粉丝超1000万,视频播放量超20亿,首场直播收入破100万元,首月变现达1000万元。这个出道即出圈的IP,正是新商业导师张琦。一个月时间,张琦的课从基础入门到“一对一”辅导,覆盖到各类人群。365元的录播课、3000元的全年私董会观察团、9800元的线上私董会问诊一应俱全。

张琦的横空出世也并非偶然。早在2019年,张琦就已经在抖音上发布商业相关内容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而在签约抖音培训机构博商教育后,流量、粉丝、热钱,都在短时间内聚集在这个短发女导师身上。

实际上,除了张琦以外,申晨、王岑、郑翔洲等20多位商业讲师都来自博商教育,他们全网总粉丝数超过2亿。这个机构的IP化立人设、矩阵化起号、重复性推送的打法,火了一个又一个博主。

张琦的出圈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而以海参哥为代表的知识博主们,靠的是多年的包装和一路转型。

流量行业领军人、全网700万粉丝、现象级IP幕后操盘人,这些都是海参哥给自己贴的标签。而在去年,他的头衔还是12家天猫店店主、电商老兵、情感博主。

海参哥这一花名的由来也是其反复提及的个人经历:在天猫卖海参,并且成为类目第一。

早在2016年,海参哥扎根知乎。顶着电商创业者的头衔,海参哥活跃在小白创业、如何做副业、电怎么做电商等问题下,在知乎输出自己的创业经历,分享自己的创业感悟。在知识付费土壤肥沃的知乎,海参哥还未开启知识付费道路。

2020年,海参转战抖音、快手、B站等等短视频平台后,才正式开始卖课。刚入驻抖音时,海参哥的新身份是情感博主。直播连麦一对一解答情感困惑,助理添加微信私下兜售情感课程。

尝到知识付费甜头的海参哥,将目标从女粉转向那些不懂互联网的传统创业者。

在置顶视频里,海参哥用笃定的语气推销着自己的课程,“ 如果你想报抖音课,就一定要报我的,因为我是现象级IP,我已经有全案案例,我可以教你变现”。而他的情感课程已经不见踪影。

2019年是这类“教人创业”的知识博主大量涌入的年份。和海参哥一样,这类博主大多以多年创业经历包装自己,塑造“创业成功人士”的人设。

张琦过往的职业经历是500强企业资深商业顾问。超500万粉丝的大蓝之前白手起家,三次破产又东山再起。陈厂长则在简介表示,在小说、游戏、动画领域,他都取得全国前十的成绩。

无论视频的主题是什么,博主们都会提及自己过往的经历,以成功者的姿态分享过来人的经验。

从背景到文案,再到语气,极度的统一风格也在强化他们个人的标签。并且在矩阵号的反复轰炸下,用户脑海里多少已经对这个人设有印象。据不完全统计,张琦在抖音、快手、视频号等平台共开设近50个账号,海参哥仅在抖音上就有数十个账号。

“我的建议让你少走十年弯路”、“两个原因告诉你为什么现在不能做实体”、“只要你刻意练习,普通人都可以通过短视频红利逆袭”,这些或鸡汤或金句的文案,在用户手指上下滑动之间直击创业者的焦虑,在心灵受到冲击下,不由得关注账号,进入粉丝群,添加微信号,付费开始逆袭之路。

“2020年那波,很多创业者都活不下去,他们很焦虑,想改变却不知道怎么办”,王晶告诉Tech星球。而这批以教授抖音致富经的博主们,抓住了这些人想要靠短视频逆袭或是想要一夜暴富的心理。

三、打赏同行就是封口费,不让同行揭发自己

头部博主出现在中小博主的直播间里,刷着上千元的礼物;一向傲慢的博主们在和同行连麦时,虚心接受一切质疑和批评;博主视频里称赞着其他博主,在无休止的骂战后,行业出现了难得一见的和谐友好氛围。但王晶告诉Tech星球,这些都不过是博主为了不影响自己赚钱的对策。“打赏同行其实就是封口费,不让同行揭发自己,这已经形成了行业默契。当打假博主直播时,至少要刷两个嘉年华作为礼物。”在爆火、出圈、暴富后,知识博主经历越来越多的起底与争议后,也让他们思考如何更安稳地走下去。

王晶透露,在圈子里除了针对老板们的私董会外,还有同行之间的联盟。每个博主想进联盟群都需要付费2000-5000元不等,而进群后便不再发言,只是为了确保自身安全。“博主都有自己的同行群,你交钱进去了,他和手下的徒弟就不会发视频攻击你。”

李一舟在和电商博主小关骂战之后,卖课效果直线下滑。“李一舟因为争议太大,5月只卖了30万的课,并且还有很多用户要求退费”,王晶告诉Tech星球。今年上半年,因为舆情风波,抖音新兴的知识付费博主透透糖的退课率达到了85%。

短视频平台也意识到了这些争议,2021-22年抖音对一批知识博主进行了处罚,海参哥公司旗下一批账号被封禁,快手和视频号也提高了知识付费博主的门槛。

“知识博主最大的风险就是别人觉得你割韭菜,但是法律上也没有定义,大不了有纠纷我给你退款”,王晶坦言。

“海参哥的线下课实操性的东西不多”,一位花费数万元参加海参哥线下面授课的学员给Tech星球反馈,“如果有正在盈利项目可以去学习下,当做提升认知能力吧。”

认知、底层逻辑、格局,这些是博主们最常挂在嘴边的高频词。打开他们的直播,前来连麦咨询业务的创业者无一不再反思自己的财商。

但对于小白而言,他们花费上千元不是为了获得商业名言,而是为了涨粉、带货、成为网红。

三、上课内容和之前承诺的完全不一样

在被问及短视频教程是否有用时,李青激动地说道,“千万不要买课,想要什么课,我都可以免费给你。”“如果真的赚钱也不会告诉你,没有好内容,没有播放量你去学什么都没用”,李青告诉Tech星球。2020年,李青也想在短视频上做个人账号,成为副业。为了快速上手,李青前前后后买了近8000块的课程。“从流量思维到拍摄再到粉丝运营,各种的课都买了,买的谁的课都不记得了”,李青告诉Tech星球。

在认真学习了半个月后,李青上手发视频才意识到,学习再多方法都还是得从零开始孵化账号。最后花一年半时间,李青还是靠自己一条条搞笑视频涨粉几万。“8000块我去投抖+,比买一堆视频有用”,李青告诉Tech星球。

而黄瑞在买了一次线下课后,便意识到这里面的水有多深。黄瑞告诉Tech星球,“上课内容和之前承诺的完全不一样。”

抖音电商兴起之后,黄瑞就起了在抖音开抖店的念头。为了学习,他报名了县城的2980元的线下培训课,每个班有数十位和他一样希望在抖音里捞一桶金。

反正就是被“割韭菜”了。最开始宣称不用直播、不用粉丝、不用花时间就能赚钱。“我当时一共买了两期课,花了五千多,上课的内容比较水,后面的课还要翻倍”,黄瑞告诉Tech星球,“一起吃饭,外出拍摄,全部都要花钱,还让我们买工具,最后就只是教我们是在拼多多上选品复制链接到抖音上,做无货源。”

上完两期课后,课程讲师开始鼓动黄瑞投资他们的项目。深知被套路的黄瑞选择不再续课,甚至连开店的五千块押金都没退,就已经离开培训学院。

精准的用户、几乎0投入,2019年那批知识博主们基本都在短视频平台上顺利存活下来。“做知识付费没门槛,变现也不难,并且淘汰率不高。只要做了这行基本都可以留在这个市场上”,王晶告诉Tech星球,“有人卖课,有人做B端服务,有人做代运营,有的去做企业服务,总有生存的方法”。

而在王晶看来,知识付费马上又要迎来新一轮爆发期。“现在一些该失业的失业,小个体户该破产的破产,会有新的一批人群进入抖音,这些人还未付费过。”

“现在这些加入各大博主私董会的老板,总共加起来也就两三千人,今年没融到钱的创始人就不止3000人了”,王晶跟Tech星球盘算着,“这批人并不像之前讲讲商业模式就能收割,需要有更符合他们调性的知识博主来让他们付费”。

(2)
上一篇 2022-06-10 16:02
下一篇 2022-06-16 09:07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蜜蜂学社会员上线啦,尊享多项权益,点击查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