内测“抖音模式”,B站也开始摆烂了?

编辑导语:抖音的爆火,带动了竖屏短视频的发展。而一直以横屏为主的B站也增加了竖屏模式。本文分析了互联网的尽头是短视频,短视频的归宿只能是抖音吗?,并对“抖音化”后的B站进行了思考。一起来看看吧。

内测“抖音模式”,B站也开始摆烂了?

2016年,B站CEO陈睿在知乎上回答问题时曾提到:“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,但绝不会变质。”万万没想到,6年之后,B站不仅“变了”,还日渐“抖音化”。

一、B站离不开竖屏视频

沉寂一段时间后,B站又对短视频动手了。近期,B站在手机客户端小范围灰度测试竖屏视频入口,被内测到的用户点击首页左上角的头像即可进入。该界面顶部导航栏分为“看视频”和“听视频”两部分,用户上下滑动即可切换视频。

内测“抖音模式”,B站也开始摆烂了?

目前,“看视频”的视频时长从几秒钟到10分钟不等,“听视频”的音频时长从10分钟到一个半小时不等。要说B站竖屏视频与抖音有什么区别,或许只有视频上方飘着的弹幕,以及B站传统习俗——支持一键三连。

内测“抖音模式”,B站也开始摆烂了?

左为B站,右为抖音

据果酱妹观察,“看视频”界面视频更多是以用户兴趣为推荐标准。被推荐的视频账号,无论从粉丝数、视频播放量还是点赞量来看,几乎都不在一个量级。如下图所示,果酱妹在“看视频”中刷到的视频,粉丝数从一百到十几万不等,视频播放量从几千到百万不等,点赞量也是从几百到几十万不等。

内测“抖音模式”,B站也开始摆烂了?

而“听视频”则是把B站上的视频内容转成了语音模式,功能界面类似于音乐播放器。B站在音频封面设置了“播放视频”的跳转入口,用户点击就能像往常一样观看视频。此外,“听视频”右下角会有一个播放列表,就像歌单一样,音频结束后也会自动切换到下一条。

内测“抖音模式”,B站也开始摆烂了?

事实上,B站此番单独为竖屏视频设立入口,更像是为自己的短视频拓土开疆。B站对竖屏视频的执念,始于2018年。那时候,B站就开放了发布竖屏视频的功能。随后,B站在手机客户端内测单列信息流的沉浸模式,用户可以像在短视频平台一样,上下滑动切换视频。(对标的谁,我不说你也懂)

对于竖屏视频,B站将这一内容形式称为Story Mode。睿总此前还曾特意提到:

我们正在拓宽视频形式,满足用户在不同场景使用需求。具体来说,我们正在优化短视频Story Mode,适应用户碎片化时间。

那么,B站的竖屏视频走出一条康庄大道没?

二、B站,不得不活成抖音?

竖屏视频这股风盛行于B站,若要追溯起来,大概始于2020年。彼时,短视频大有席卷一切之势,美妆UP主为寻求突破和满足用户的新鲜感,纷纷尝试竖屏视频内容。而加剧B站“抖音化”进程的,是从抖音转战到B站的剧情类创作者,搞笑剧情类视频就像是打破平台壁垒的通关钥匙。

一方面,诸如@疯狂小杨哥 @亲爱的毛光光 等发家于抖音的博主,在转战B站时并无水土不服且收获了不俗的成绩;另一方面,扎根B站的搞笑剧情类抖音博主,顺带完成了B站用户浏览竖屏视频内容的教育,毕竟他们的成功也在预示着B站用户越来越习惯于观看竖屏短视频。

内测“抖音模式”,B站也开始摆烂了?

用户习惯总是在潜移默化中就被教育完成。根据B站在今年三月份财报会上所透露的数据,Story Mode(竖屏内容模式)的日活渗透已经超过20%,用户点赞比例达到30%。

而在B站近期爆火出圈的新人UP主中,从仅用10天就跻身百万UP主战队的@帅农鸟哥,到1个月涨粉170W的@山城小栗旬的理发日记 ,再到凭借“妹说就是零卡”热梗走红,周涨粉超29W的@吴彦祖秃头版 ,他们的视频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以竖屏作为内容载体。

如此看来,B站在竖屏视频上的多年努力颇有点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意思。B站执着于竖屏视频,或者说一心短视频化,更多是一场“自救”。

虽然目前B站的日均活跃用户达7940万,同比增长了32%,但相较于抖音早已超6亿的日均活跃用户数(包含了抖音火山版),就连后来才入局短视频的微信视频号,日均活跃用户数也在短时间内迅速赶超,B站很难不感受到危机四伏。

且不同于抖音等短视频平台的沉浸式观看,B站的推荐页、UP主动态页视频一直以来都是以“封面+标题+播放数据”显示,一定程度上是方便了用户筛选视频,但用户的“看完即走”更让B站头疼。在2019年至2021年期间,B站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可以说并无多大提升空间。

内测“抖音模式”,B站也开始摆烂了?

为增加用户逗留时长,单列信息流的沉浸式视频自然就成了B站发力的关键。从“看视频”目前推荐的视频来看,内容池依然来自B站大本营。或许对于B站来说,新增一个竖屏入口,不过是给视频内容多一种表现形式,同时又能满足用户竖屏观看的需求,还能助力自己跟其他短视频平台抢夺用户时长,一箭双雕的事何乐而不为?

而商业化更是B站难以言喻的痛,无论是进程远远落后于抖音、快手,还是陷于亏损困境,都让B站不得不低头认真审视自己的未来,寻找新的业绩增长点。尽管直播和大会员业务扛起了B站的营收大旗,但与之相匹配的高额成本也让B站如鲠在喉,更何况B站的直播业务收入,主要还是靠主播打赏分成。

而在今年5月初,四部委联合要求网络平台取消打赏榜单,禁止以打赏额度为唯一依据对网络主播排名、引流、推荐,禁止以打赏额度为标准对用户进行排名后,B站直播业务的收入钱途或许将变得更渺茫。如若不加快短视频化进程,B站怕是连第二收入支柱的广告业务也被其他平台蚕食。

不管是变成“抖音”还是越来越不像“B站”,或许对于B站来说,都只是其变革征途中不可避免的一环,关键在于这一环能否成功撑起B站的野心,能否让B站在急流勇进的竞争中依然屹立不倒。

(0)
上一篇 2022-06-01 19:43
下一篇 2022-06-05 09:24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蜜蜂学社会员上线啦,尊享多项权益,点击查看